中国配件网 - 配件网上采购平台 !

商业资讯: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 外贸知识 | 企业新闻 | 汽配名人 | 展会新闻 | 政策法规 | 配件知识 | 产业园地 | 车事趣闻

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商业资讯 > 政策法规 > 揭秘飑车一族——为了刺激不惜违法

揭秘飑车一族——为了刺激不惜违法

信息来源:foioo.com  时间:2008-04-25  浏览次数:114

  从“玩命一群”到“赛车一族”
  随着前不久地下飙友们自己筹办的“西部车友直线竞速及赛道体验活动”在成都某赛车城的举行,成都的地下飙车族逐步浮出水面。为了更真实地还原这群看似神秘的群体,了解他们“飙离黑夜”的全过程,近日,记者约见了几位成都地下飙车界的车友。
  他们是一群追求速度与激情的年轻人,他们大都有着殷实的家底,为着一个相同的爱好———飙车走到了一起,他们就是成都的地下飙车族。然而说到地下飙车,我们不只是会想到激情,更会想到令路人生厌的马达轰鸣声和一幕幕血淋淋的事故现场。在很多人眼中,地下飙车并不是一个时尚的玩意,它只是一种拿别人和自己的生命当儿戏的游戏。因此这群人只能孤独地在“地下”自我游走,直到最近他们才渐渐飙离黑夜,驶向光明的赛道……
  一则举报揭开飙车内幕
  第一个把成都地下飙车族在龙泉盘山公路上飙车的事件报料给媒体的人叫朱晋,他是成都元老级赛车玩家,是个跑龙泉山很厉害的人,在车队内部曾有“山路之花”的美誉,然而正是这样一位地下飙车高手,在一次次感受到山路飙车的危险后就再也没有去飙过山路了。去年年末,他决定“痛改前非”,“大义灭亲”。
  在朱晋报料的事情被披露后,相关部门加强了对龙泉山石经寺路等路段天网和电子眼的监控,成都地下飙车开始进入了冬眠期。然而一些玩惯了山路竞速的地下飙车族们一时很难适应夜晚不能去龙泉山路飙车的日子,他们留恋甚至还要悄悄去山路飙车,因此朱晋也得罪了不少圈内人士。
  怕连累车队,朱晋不得不选择了离开车队,这件事让朱晋很郁闷,但他仍表示不后悔。随着地下飙车逐渐被引向赛道,越来越多的车手开始理解朱晋的做法,他们也承认朱晋说的都是事实。据悉,朱晋已在和一家专业车队联系,他正在一步步向着成为专业车手的梦想迈进。
  为了刺激他们甚至违法
  别看地下飙车族的车手们说得冠冕堂皇,但事实上他们也有种种不堪回首的劣迹,他们大都有过超速被罚的经历,而对于躲避电子眼,地下飙车族们也有他们的不齿方法,他们将光碟放在车牌架上,挡住车牌号。这样电子眼拍出的车牌号全是不完整的,就无法认定他们违规,因此这群人很少收到电子警察开出的罚单。
  除此之外,在电子眼监控路口减速或绕行也是他们常用的方法,他们常常自诩“机器是死的,人是活的。”如今就连很多出租车司机也在用这种方法躲避电子眼。当然无论用什么方法,他们还是时刻担心被交警挡获,于是他们大都在夜晚警力稀少的地方飙车。
  据了解,成都真正的地下飙车族有200多人,除此之外还有很大一部分是伪飙车族,他们飙车并不是单纯为了爱好和梦想,他们可能只是为了无所顾忌地发泄,甚至只是为了炫富或吸引漂亮美眉的目光而已。
  改装坐骑多的要花四五十万
  地下飙车族们大都也是改车一族,他们几乎都是改车爱好者,他们在改车上花费不小,通常少则一两万,多则要到四五十万。改动小的时候只是添个尾翼、加个避震器、换根弹簧……而大改动的时候,他们不但要换轮胎、钢圈甚至连发动机、涡轮增压器都要换。这也是改车价格差别巨大的主要原因。一汽车改装店老板透露,“要把一般的汽车改装成赛车起码要花十多万,一两万的纯粹就只是图个模样。”
  另据了解,要改装车就应向登记的车管所申报,其改装技术报告在经审查同意后,方可进行改装。改装完毕,经车管所检验合格,办理改装变更手续后才算合法。“总之,改装车的原则是不能影响驾驶安全,我们在年审中一旦发现违规改装,会处罚并要求车主恢复原状。”龙泉交巡警队大队长江云海说。
  飙进赛道几百元钱买来安全
  对于地下飙车族光是堵是堵不住的,于是国家体育总局汽车摩托运动管理中心在去年底与四川汽摩协会及赛道进行协商,打算通过举办业余赛车联赛的方式,将成都飙车爱好者引入正规安全的赛道。越来越多真正的飙车人也开始理智地看待这一变化了,他们为了自己的赛车爱好得以健康地可持续发展,都“改邪归正”而选择白天去赛道飙,甚至宁愿为此花点钱。一般去赛道飙车一次要花三百块钱,当然他们既然都为改车付出那么多了,也不在乎多花那几百块钱,更让他们高兴的是,这种见得光的赛车会引来更多人的关注,享受到以前从未享受过的感觉。不过如今还是有不少伪飙车族继续着那种拿生命作赌注的死亡游戏,正是他们这些伪飙车族的存在,让地下飙车族还没有彻底逃离“黑夜”。
  飙离黑夜·
  旁观
  ■孙女士:我真的好反感他们哦,那些飙车的简直不要命。还标榜自己喜欢挑战,但他们是在挑战我们的生命!
  ■阮婆婆:深更半夜,那些飙车的声音弄得多大的,整得我们觉都睡不好。有段时间,听说在重点打击这群人,我们都在拍手称快。现在好了很多,我已经很久没听到他们在夜晚飙车了。
  ■熊先生:年轻人,寻求刺激很正常,但千万注意,不能危及别人和自己的生命。
  ■王先生:堵不如疏!听说地下飙车族被引向赛道了,那是好事啊,在街上飙车太危险,赛道才是他们的出路啊。
  ■李先生:在正规赛道飙车就对了嘛,其实我和孩子都喜欢看赛车,现在我们也可以去给他们加油了。
  黄暮寒
  从“游击队”到“正规军”
  黄暮寒,高转速联盟车队的队长,在成都地下飙车的圈子里也是小有名气,只是让人想不到的是,这样一个人竟然只是一名21岁的大学男生,而正是在这位大学生的带领下,飙车一族终于从“地下”走到了“地上”。
  “山路飙车是在耍命”
  早在2005年,黄暮寒便开始接触地下飙车,由于家底殷实,尽管只有18岁,但黄暮寒已经拥有了一辆马自达3,“后来我花了4万元改装,还把车改成了黑色,于是我也有了个外号叫‘一环路的黑色幽灵。”但是在市内飙车随时有被交警挡获的风险,于是黄暮寒和他的朋友们只能躲到龙泉一带,在山路上飙车。“在山路上飙的车很多,从QQ、奥拓、富康到法拉利、保时捷,差别很大。我甚至还看到过极为罕见的价值近200万元的蝰蛇。”
  飙车的队伍常常是排成长队,两两出发,互拼速度,但这只是表面上的风光,“山路飙车其实是在耍命。”黄暮寒很认真地说道,“我看到一辆雨燕侧滑出路面,撞到旁边的树上,车后面都变形了,要是后面坐了人就死定了。另外我还看到过一辆速腾差点开到悬崖底下去……”
  “赛道才是我们的出路”
  既然山路飙车如此危险,那地下飙车族们就必须找到一个出路。早在媒体曝光地下飙车族前,黄暮寒就开始考虑把地下飙车族引向赛道了。“我也知道我们以前那样在路上乱开是不对的。”黄暮寒认为只有赛道才是他们最好的出路。在2006年底,他组建了一支车队———高转速联盟。“当时只有两个朋友加入,但我想不做梦想永远不会实现,做就有50%的机会。”黄暮寒说,“现在车队有五六十台车了,我敢说成都的飙车界有我那么大规模的车队并不多。”
  机缘巧合,黄暮寒在1个月前和成都国际赛车城联系上了,“那一刻我突然意识到赛道将是我们的最好出路。”于是在黄暮寒的积极联系和策动下,“西部车友直线竞速及赛道体验活动”在上个月成功举办。当看着很多观众来到现场观看赛车比赛时,黄暮寒很是自豪,随即说出了他的梦想,“我就是要推广飙车文化,消除大家对我们的误解,只有这样飙车才能真正从‘地下’走到‘地上’。”

  从“玩命一群”到“赛车一族”
  随着前不久地下飙友们自己筹办的“西部车友直线竞速及赛道体验活动”在成都某赛车城的举行,成都的地下飙车族逐步浮出水面。为了更真实地还原这群看似神秘的群体,了解他们“飙离黑夜”的全过程,近日,记者约见了几位成都地下飙车界的车友。
  他们是一群追求速度与激情的年轻人,他们大都有着殷实的家底,为着一个相同的爱好———飙车走到了一起,他们就是成都的地下飙车族。然而说到地下飙车,我们不只是会想到激情,更会想到令路人生厌的马达轰鸣声和一幕幕血淋淋的事故现场。在很多人眼中,地下飙车并不是一个时尚的玩意,它只是一种拿别人和自己的生命当儿戏的游戏。因此这群人只能孤独地在“地下”自我游走,直到最近他们才渐渐飙离黑夜,驶向光明的赛道……
  一则举报揭开飙车内幕
  第一个把成都地下飙车族在龙泉盘山公路上飙车的事件报料给媒体的人叫朱晋,他是成都元老级赛车玩家,是个跑龙泉山很厉害的人,在车队内部曾有“山路之花”的美誉,然而正是这样一位地下飙车高手,在一次次感受到山路飙车的危险后就再也没有去飙过山路了。去年年末,他决定“痛改前非”,“大义灭亲”。
  在朱晋报料的事情被披露后,相关部门加强了对龙泉山石经寺路等路段天网和电子眼的监控,成都地下飙车开始进入了冬眠期。然而一些玩惯了山路竞速的地下飙车族们一时很难适应夜晚不能去龙泉山路飙车的日子,他们留恋甚至还要悄悄去山路飙车,因此朱晋也得罪了不少圈内人士。
  怕连累车队,朱晋不得不选择了离开车队,这件事让朱晋很郁闷,但他仍表示不后悔。随着地下飙车逐渐被引向赛道,越来越多的车手开始理解朱晋的做法,他们也承认朱晋说的都是事实。据悉,朱晋已在和一家专业车队联系,他正在一步步向着成为专业车手的梦想迈进。
  为了刺激他们甚至违法
  别看地下飙车族的车手们说得冠冕堂皇,但事实上他们也有种种不堪回首的劣迹,他们大都有过超速被罚的经历,而对于躲避电子眼,地下飙车族们也有他们的不齿方法,他们将光碟放在车牌架上,挡住车牌号。这样电子眼拍出的车牌号全是不完整的,就无法认定他们违规,因此这群人很少收到电子警察开出的罚单。
  除此之外,在电子眼监控路口减速或绕行也是他们常用的方法,他们常常自诩“机器是死的,人是活的。”如今就连很多出租车司机也在用这种方法躲避电子眼。当然无论用什么方法,他们还是时刻担心被交警挡获,于是他们大都在夜晚警力稀少的地方飙车。
  据了解,成都真正的地下飙车族有200多人,除此之外还有很大一部分是伪飙车族,他们飙车并不是单纯为了爱好和梦想,他们可能只是为了无所顾忌地发泄,甚至只是为了炫富或吸引漂亮美眉的目光而已。
  改装坐骑多的要花四五十万
  地下飙车族们大都也是改车一族,他们几乎都是改车爱好者,他们在改车上花费不小,通常少则一两万,多则要到四五十万。改动小的时候只是添个尾翼、加个避震器、换根弹簧……而大改动的时候,他们不但要换轮胎、钢圈甚至连发动机、涡轮增压器都要换。这也是改车价格差别巨大的主要原因。一汽车改装店老板透露,“要把一般的汽车改装成赛车起码要花十多万,一两万的纯粹就只是图个模样。”
  另据了解,要改装车就应向登记的车管所申报,其改装技术报告在经审查同意后,方可进行改装。改装完毕,经车管所检验合格,办理改装变更手续后才算合法。“总之,改装车的原则是不能影响驾驶安全,我们在年审中一旦发现违规改装,会处罚并要求车主恢复原状。”龙泉交巡警队大队长江云海说。
  飙进赛道几百元钱买来安全
  对于地下飙车族光是堵是堵不住的,于是国家体育总局汽车摩托运动管理中心在去年底与四川汽摩协会及赛道进行协商,打算通过举办业余赛车联赛的方式,将成都飙车爱好者引入正规安全的赛道。越来越多真正的飙车人也开始理智地看待这一变化了,他们为了自己的赛车爱好得以健康地可持续发展,都“改邪归正”而选择白天去赛道飙,甚至宁愿为此花点钱。一般去赛道飙车一次要花三百块钱,当然他们既然都为改车付出那么多了,也不在乎多花那几百块钱,更让他们高兴的是,这种见得光的赛车会引来更多人的关注,享受到以前从未享受过的感觉。不过如今还是有不少伪飙车族继续着那种拿生命作赌注的死亡游戏,正是他们这些伪飙车族的存在,让地下飙车族还没有彻底逃离“黑夜”。
  飙离黑夜·
  旁观
  ■孙女士:我真的好反感他们哦,那些飙车的简直不要命。还标榜自己喜欢挑战,但他们是在挑战我们的生命!
  ■阮婆婆:深更半夜,那些飙车的声音弄得多大的,整得我们觉都睡不好。有段时间,听说在重点打击这群人,我们都在拍手称快。现在好了很多,我已经很久没听到他们在夜晚飙车了。
  ■熊先生:年轻人,寻求刺激很正常,但千万注意,不能危及别人和自己的生命。
  ■王先生:堵不如疏!听说地下飙车族被引向赛道了,那是好事啊,在街上飙车太危险,赛道才是他们的出路啊。
  ■李先生:在正规赛道飙车就对了嘛,其实我和孩子都喜欢看赛车,现在我们也可以去给他们加油了。
  黄暮寒
  从“游击队”到“正规军”
  黄暮寒,高转速联盟车队的队长,在成都地下飙车的圈子里也是小有名气,只是让人想不到的是,这样一个人竟然只是一名21岁的大学男生,而正是在这位大学生的带领下,飙车一族终于从“地下”走到了“地上”。
  “山路飙车是在耍命”
  早在2005年,黄暮寒便开始接触地下飙车,由于家底殷实,尽管只有18岁,但黄暮寒已经拥有了一辆马自达3,“后来我花了4万元改装,还把车改成了黑色,于是我也有了个外号叫‘一环路的黑色幽灵。”但是在市内飙车随时有被交警挡获的风险,于是黄暮寒和他的朋友们只能躲到龙泉一带,在山路上飙车。“在山路上飙的车很多,从QQ、奥拓、富康到法拉利、保时捷,差别很大。我甚至还看到过极为罕见的价值近200万元的蝰蛇。”
  飙车的队伍常常是排成长队,两两出发,互拼速度,但这只是表面上的风光,“山路飙车其实是在耍命。”黄暮寒很认真地说道,“我看到一辆雨燕侧滑出路面,撞到旁边的树上,车后面都变形了,要是后面坐了人就死定了。另外我还看到过一辆速腾差点开到悬崖底下去……”
  “赛道才是我们的出路”
  既然山路飙车如此危险,那地下飙车族们就必须找到一个出路。早在媒体曝光地下飙车族前,黄暮寒就开始考虑把地下飙车族引向赛道了。“我也知道我们以前那样在路上乱开是不对的。”黄暮寒认为只有赛道才是他们最好的出路。在2006年底,他组建了一支车队———高转速联盟。“当时只有两个朋友加入,但我想不做梦想永远不会实现,做就有50%的机会。”黄暮寒说,“现在车队有五六十台车了,我敢说成都的飙车界有我那么大规模的车队并不多。”
  机缘巧合,黄暮寒在1个月前和成都国际赛车城联系上了,“那一刻我突然意识到赛道将是我们的最好出路。”于是在黄暮寒的积极联系和策动下,“西部车友直线竞速及赛道体验活动”在上个月成功举办。当看着很多观众来到现场观看赛车比赛时,黄暮寒很是自豪,随即说出了他的梦想,“我就是要推广飙车文化,消除大家对我们的误解,只有这样飙车才能真正从‘地下’走到‘地上’。”

    ——本信息真实性未经中国配件网证实,仅供您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