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配件网 - 配件网上采购平台 !

商业资讯: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 外贸知识 | 企业新闻 | 汽配名人 | 展会新闻 | 政策法规 | 配件知识 | 产业园地 | 车事趣闻

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商业资讯 > 政策法规 > 新版交强险锁定降价 私家车主受益最大

新版交强险锁定降价 私家车主受益最大

信息来源:foioo.com  时间:2007-12-07  浏览次数:111

  在公布交强险审计报告的同时,交强险价格、保额调整的新方案也浮出水面。与保监会解释交强险巨亏原因不同的是,《财经时报》暗访发现亏损的背后另有隐情。
  千呼万唤始出来!
  12月1日,保监会终于公布了交强险的首年度审计报告——39亿的账面亏损,与此前坊间传闻的400亿“暴利”截然相反。
  缘何会出现巨亏,保监会主席助理、新闻发言人袁力的解释是,这与保险公司的运营成本和核算方式有直接的关系。
  但《财经时报》经过暗访发现,亏损的真相与保险公司的暗箱操作有直接的关系,转移商业车险和打折泛滥是导致亏损的主要原因。
  虽然在交强险经营的首年度未能实现盈利,但监管部门在公布审计数据的同时,还透露将于本月中旬召开听证会调整交强险的保费价格、基础费率和保障限额等一揽子优惠在内的新方案。
  《财经时报》通过对比发现,私家车主有望成为交强险新方案最大的收益者,在目前的八大类42种车型中,家庭用车的保费价格降幅最高将达到33%。
  疑惑重重
  原本承诺在8月底公布的交强险审计数据,推迟三个月后终于在12月1日揭开了神秘的面纱。
  根据保监会公布的数据显示,全国交强险业务承保各类机动车5755万辆,承保率约38%,保费收入507亿元;交强险赔款支出139亿元,各类经营费用141亿元;以国内会计准则核算,交强险出现账面亏损39亿元。
  虽然这一连串数字打破了此前交强险“暴利”的传闻,但仔细斟酌不难发现账面巨亏的结论实际是笔“糊涂账”。
  北京一家著名会计师事务所的专业会计人员为《财经时报》推算了39亿亏损的计算方法。
  按中国的会计准则计算,从去年7月1日至今年6月30日,全国交强险业务保费收入507亿元,这期间已终止保险责任的保费227亿元,尚未终止保险责任的保费280亿元,赔款支出139亿元,各类经营费用141亿元,投资收益14亿元。
  巨亏结论是保费总收入加上投资收益,减去赔款支出、经营费用和尚未终止保险责任的保费,即(507+14)亿-227亿-208亿-139亿=-39亿。
  通过上述的计算方法虽然合理解释了交强险“账面”亏损的由来,但这位会计人员指出了数据中的两大疑问,“从专业客观地角度分析,38%的承保率和141亿元的各类经营费用,这两个数据大幅度地扩大了经营者的成本,有可能掩藏了交强险的真实利润。”
  亏损真相
  既然账面出现了39亿元的巨亏,亏损是如何产生的?
  保监会主席助理、新闻发言人袁力在12月1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交强险首年出现亏损的主要因为是,“交强险制度实施的第一年,保险公司投入成本较大(如说电脑改造、流程再造等);另外,按照内地会计准则,保单取得成本必须在当期摊销,而不得在今后若干年后摊销。”
  但《财经时报》从几家财险公司暗访调查获悉,实际是由于保险公司的暗厢操作,导致了保监会公布的统计结果的真实性大打折扣,而转移商业车险和打折泛滥则是造成保险公司交强险账面亏损的主要原因。
  所谓转移商业车险,是保险公司的车险销售人员,为增加商业车险的营销额,与保险公司的一线定损、核保人员串通,通过定损维修使交强险反贴商业险的一种做法。
  具体的操作手法是,将1000元的交强险财产损失定损为2000元,支付给被保险人1000元后,另1000元先记在账上,待发生商业险赔付时再以其抵消赔款。
  “保险公司都与维修点有长期合作关系,如此反贴,既可以在账面上做到交强险不盈不亏,又可以降低商业险的赔付率,达到商业险考核要求。”一位财险公司的一线业务员透露。
  但实际上,这种隐蔽操作直接增加了交强险的运营成本,而明折明扣则减少了交强险的账面收入。
  根据保监会的规定,交强险严禁打折,但记者在北京西四环一家大型汽配城内的车险网点看到,“现金返还”的交强险促销标语十分惹眼,更有甚者在互联网上公开叫卖打折。
  当记者拨打网上的电话,以车主的身份咨询价格时,工作人员推销道,“原价1050元的交强险最低的优惠价为830元,可直接返现金。”
  对于上述现象,一位财产公司的核赔部的负责人坦言,目前采用的交强险经营模式是直接导致这种种隐性操作的根源。
  “不盈不亏的原则与商业保险公司的经营基础相违背,商业公司必定要追求盈利,而我们的不盈不亏,有了盈余不用上交,出现亏损也没有财政补贴,实际还是保险公司自负盈亏。”
  锁定降价
  就在保监会公布交强险首年度经营审计结果的同时,一个由中国保险行业协会测算的交强险费率新方案也浮出了水面。
  《财经时报》经过对比发现,新的费率方案最明显的变化是,降低了交强险的保费价格,提高了被保险机动车在道路交通事故中有责任方的赔偿限额,据此推算,私家车主有望成为新方案最大的获益者。
  例如,新方案中将6人家用轿车的交强险保费从1050元降至950元,保额则从6万元加倍至12万元。其中,死亡伤残赔偿限额大幅提高至11万元,而医疗赔偿限额和财产损失限额不变,仍保持8000元和2000元。
  值得注意的是,并非所有机动车交强险的报废和赔偿限额都将进行调整,在全部42种车辆类型中,只有家用轿车在内的20种车型的保费下调,余下的22种车型的保费不变,其中家用轿车的保费价格下调幅度最大。
  交强险保费降价、保额加倍,这是否意味着交强险费率有了大幅的下调?
  中央财经大学保险系主任郝演苏否定了这种观点,“财产损失赔偿和医疗赔偿在交通事故中经常发生,也是交强险赔偿的主要部分,而这两部分的赔偿限额在新方案中并没有提高,因此尽管保额大幅提高,但新方案的费率水平并没有大幅度降低。”
  此外,《财经时报》还发现,交强险“没有责任也要赔钱”的荒谬现象可能还将延续。
  在新方案中,无责赔偿还将如影随形:被保险机动车在道路交通事故中无责任的赔偿限额仍为12000元,仅仅只是将死亡伤残赔偿限额、医疗费用赔偿限额、财产损失赔偿限额作了微调。
  新方案最终能否实行,还需取决于本月中旬的交强险听证会结果。

  在公布交强险审计报告的同时,交强险价格、保额调整的新方案也浮出水面。与保监会解释交强险巨亏原因不同的是,《财经时报》暗访发现亏损的背后另有隐情。
  千呼万唤始出来!
  12月1日,保监会终于公布了交强险的首年度审计报告——39亿的账面亏损,与此前坊间传闻的400亿“暴利”截然相反。
  缘何会出现巨亏,保监会主席助理、新闻发言人袁力的解释是,这与保险公司的运营成本和核算方式有直接的关系。
  但《财经时报》经过暗访发现,亏损的真相与保险公司的暗箱操作有直接的关系,转移商业车险和打折泛滥是导致亏损的主要原因。
  虽然在交强险经营的首年度未能实现盈利,但监管部门在公布审计数据的同时,还透露将于本月中旬召开听证会调整交强险的保费价格、基础费率和保障限额等一揽子优惠在内的新方案。
  《财经时报》通过对比发现,私家车主有望成为交强险新方案最大的收益者,在目前的八大类42种车型中,家庭用车的保费价格降幅最高将达到33%。
  疑惑重重
  原本承诺在8月底公布的交强险审计数据,推迟三个月后终于在12月1日揭开了神秘的面纱。
  根据保监会公布的数据显示,全国交强险业务承保各类机动车5755万辆,承保率约38%,保费收入507亿元;交强险赔款支出139亿元,各类经营费用141亿元;以国内会计准则核算,交强险出现账面亏损39亿元。
  虽然这一连串数字打破了此前交强险“暴利”的传闻,但仔细斟酌不难发现账面巨亏的结论实际是笔“糊涂账”。
  北京一家著名会计师事务所的专业会计人员为《财经时报》推算了39亿亏损的计算方法。
  按中国的会计准则计算,从去年7月1日至今年6月30日,全国交强险业务保费收入507亿元,这期间已终止保险责任的保费227亿元,尚未终止保险责任的保费280亿元,赔款支出139亿元,各类经营费用141亿元,投资收益14亿元。
  巨亏结论是保费总收入加上投资收益,减去赔款支出、经营费用和尚未终止保险责任的保费,即(507+14)亿-227亿-208亿-139亿=-39亿。
  通过上述的计算方法虽然合理解释了交强险“账面”亏损的由来,但这位会计人员指出了数据中的两大疑问,“从专业客观地角度分析,38%的承保率和141亿元的各类经营费用,这两个数据大幅度地扩大了经营者的成本,有可能掩藏了交强险的真实利润。”
  亏损真相
  既然账面出现了39亿元的巨亏,亏损是如何产生的?
  保监会主席助理、新闻发言人袁力在12月1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交强险首年出现亏损的主要因为是,“交强险制度实施的第一年,保险公司投入成本较大(如说电脑改造、流程再造等);另外,按照内地会计准则,保单取得成本必须在当期摊销,而不得在今后若干年后摊销。”
  但《财经时报》从几家财险公司暗访调查获悉,实际是由于保险公司的暗厢操作,导致了保监会公布的统计结果的真实性大打折扣,而转移商业车险和打折泛滥则是造成保险公司交强险账面亏损的主要原因。
  所谓转移商业车险,是保险公司的车险销售人员,为增加商业车险的营销额,与保险公司的一线定损、核保人员串通,通过定损维修使交强险反贴商业险的一种做法。
  具体的操作手法是,将1000元的交强险财产损失定损为2000元,支付给被保险人1000元后,另1000元先记在账上,待发生商业险赔付时再以其抵消赔款。
  “保险公司都与维修点有长期合作关系,如此反贴,既可以在账面上做到交强险不盈不亏,又可以降低商业险的赔付率,达到商业险考核要求。”一位财险公司的一线业务员透露。
  但实际上,这种隐蔽操作直接增加了交强险的运营成本,而明折明扣则减少了交强险的账面收入。
  根据保监会的规定,交强险严禁打折,但记者在北京西四环一家大型汽配城内的车险网点看到,“现金返还”的交强险促销标语十分惹眼,更有甚者在互联网上公开叫卖打折。
  当记者拨打网上的电话,以车主的身份咨询价格时,工作人员推销道,“原价1050元的交强险最低的优惠价为830元,可直接返现金。”
  对于上述现象,一位财产公司的核赔部的负责人坦言,目前采用的交强险经营模式是直接导致这种种隐性操作的根源。
  “不盈不亏的原则与商业保险公司的经营基础相违背,商业公司必定要追求盈利,而我们的不盈不亏,有了盈余不用上交,出现亏损也没有财政补贴,实际还是保险公司自负盈亏。”
  锁定降价
  就在保监会公布交强险首年度经营审计结果的同时,一个由中国保险行业协会测算的交强险费率新方案也浮出了水面。
  《财经时报》经过对比发现,新的费率方案最明显的变化是,降低了交强险的保费价格,提高了被保险机动车在道路交通事故中有责任方的赔偿限额,据此推算,私家车主有望成为新方案最大的获益者。
  例如,新方案中将6人家用轿车的交强险保费从1050元降至950元,保额则从6万元加倍至12万元。其中,死亡伤残赔偿限额大幅提高至11万元,而医疗赔偿限额和财产损失限额不变,仍保持8000元和2000元。
  值得注意的是,并非所有机动车交强险的报废和赔偿限额都将进行调整,在全部42种车辆类型中,只有家用轿车在内的20种车型的保费下调,余下的22种车型的保费不变,其中家用轿车的保费价格下调幅度最大。
  交强险保费降价、保额加倍,这是否意味着交强险费率有了大幅的下调?
  中央财经大学保险系主任郝演苏否定了这种观点,“财产损失赔偿和医疗赔偿在交通事故中经常发生,也是交强险赔偿的主要部分,而这两部分的赔偿限额在新方案中并没有提高,因此尽管保额大幅提高,但新方案的费率水平并没有大幅度降低。”
  此外,《财经时报》还发现,交强险“没有责任也要赔钱”的荒谬现象可能还将延续。
  在新方案中,无责赔偿还将如影随形:被保险机动车在道路交通事故中无责任的赔偿限额仍为12000元,仅仅只是将死亡伤残赔偿限额、医疗费用赔偿限额、财产损失赔偿限额作了微调。
  新方案最终能否实行,还需取决于本月中旬的交强险听证会结果。

    ——本信息真实性未经中国配件网证实,仅供您参考